<address id="vp1vp"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form id="vp1vp"></form>

      <em id="vp1vp"><address id="vp1vp"><th id="vp1vp"></th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傷寒研讀

      少陰脈癥概述——《傷寒論》通俗講話之十一

      潘澄濂

      [文章下載]

      【摘要】  

      【關鍵字】  

      中圖分類號:文獻標識碼:文章編號:

      少陰脈癥概述——《傷寒論》通俗講話之十一

      少陰病的提綱是:“脈微細,但欲寐也。”這些證候的出現,是標志著患者的機體機能已頻于衰弱的狀態,在八綱里,就是屬于里虛的一類證候。它與心機能的衰弱和中樞神經系統興奮性的降低,有著密切的關系。不論什么疾?。ㄍ飧?、或內傷),如果使心機能受到損害,神經營養不良達到相當程度,都可能會引起的,所以少陰病,不專是為傷寒而設,就是非感染性疾病,也是有的(這不僅少陰病如此)。

      以一般來說,少陰病的概念,是以陽虛為主;但是嚴格地分析,除了陽虛之外,還有部分陰虛的癥征。后世有些人認為《傷寒論》的少陰篇里的方劑,“救陽有余,而補陰不足”,這是偏面的、錯誤的看法。

      少陰篇固然有大部的附子制劑以救欲絕之陽,但也有復脈湯和黃連阿膠湯的補陰方劑,從這里就可以理解少陰病有陽亡和陰竭的兩種不同類型,明確了這一問題,不但可以糾正了對少陰篇認為救陽有余,補陰不足的偏面觀點;而且對辨證與治療上,可有進一步的領會。

      要辨別少陰的陽虛和陰虛,僅根據脈微細、但欲寐的證候,是不完備的。還必須以其他附加的全身性和局部癥狀及舌苔等,相互參照,才能肯定。例如兩足浮腫,動則氣逆,肢冷而倦臥,口淡納呆,面色白,舌苔白滑,脈微細,像這樣的病例,無疑地可以認識它是屬于少陰的陽虛證。假使另一有同樣的兩足浮腫,動則氣逆,但是面色潮紅、自汗、煩躁不得臥、舌光絳無苔、唇口及咽干、脈微細,這是少陰的陰虛陽亢證。兩者的治療方法,就有不同。前者可以辛溫救陽,宜四逆湯或真武湯;后者宜滋陰斂陽,宜腎氣丸或復脈湯。雖兩者同為脈微細,但由于屬性各殊,其療法亦有差別。少陰病不論其為陽虛或陰竭,而以脈微細和但欲寐,作為它的提綱,這是很符合邏輯的。

      少陰病很多是由太陰病發展而來,并且也有與太陰同時而存在。如“少陰病,欲吐不吐,心煩但欲寐,五六日,自利而渴者,屬少陰也,虛故引水自救,若小便色白者,少陰病形悉具;小便色白者,以下焦虛有寒,不能制水故也”。從這里還可以補充的說明一個問題,就是六經證候群,它對機體病變的發生,認為是完整的,不是孤立的。六經證候群的概念,只不過是著重指出了疾病發展過程中一些突出或典型的證候,藉此作為辨證的標志而已。

      在陽明脈證篇,已經說過,《傷寒論》的六經,是在《內經·熱論》的學說基礎上,發展起來的,這不僅在“少陰三急下”證,可以找出它的蛛絲馬跡,再以“病人脈陰陽俱緊,反汗出者,亡陽也,此屬少陽,法當咽痛,而復吐利”。這里的少陰法當咽痛,就是導源于熱論的“少陰脈,貫腎終于肺,系舌本,故口燥舌干而渴”。另外,還有部分關于咽喉病變的證治,如“咽中傷生瘡,不能語言”等,也列入于少陰篇,這與少陰病法與咽痛,是同出一轍。

      《傷寒論》:“少陰病,脈緊至七八日,有下利,脈暴微,手足反溫,脈緊反去者,為欲解也;雖煩下利,必自愈。”按緊脈,有虛實之異,不可一概而視。例如太陽傷寒,其脈是陰陽俱緊;少陰病雖也有脈緊。以脈搏的頻度來說,不論是太陽傷寒或少陰,同樣是搏動次數的加增;但是以它的充實度和幅度來說,那就大有差別。太陽傷寒的緊脈,是浮緊,而且很充實的;少陰脈緊,是微細而緊,并且是很虛弱的。同樣的緊脈,由于它的充實度和幅度的不同,疾病的屬性,也就有了改變,這是很自然的。并且這一條里所說的脈緊反去,手足反溫,是邪氣消退, 陽氣逐漸恢復之征,故雖煩下利,必自愈。與“少陰病,若利自止,惡寒而踡臥(踡弱不伸的意思),手足溫者,可治。”有同樣的意義。

      疾病不論它的性質是怎樣,如果有發現少陰病的癥象,就不難理解它的病情,是趨于嚴重,對它的預后,就要加以注意?!秱摗罚?ldquo;少陰病,惡寒踡臥,而利,手足逆冷者,不治。”“少陰病,四逆惡寒而踡,脈不至,不煩而躁者死。”“少陰病吐利煩躁,四逆者死。”“少陰病,脈沉微細,但欲臥,汗出不煩,自吐利,至五六日自利,復煩躁,不得臥寐者死。”“少陰病六七日,息高者死。”像這些條文里面所說的四逆(四肢逆冷),脈不至,煩躁不得臥寐。息高(呼吸困難)等,都是由于陽亡或陰竭的關系,故預后不良。臨床上決死生,辨順逆,根據這些經驗,是有很大的幫助。

      少陰病的處理方法,由于一般都認為它的屬性是虛的、寒的,以辛溫之藥救其陽,如真武湯、四逆湯等,或救少陰之陰,都是為少陰的陽虛證而設。但是它的屬性,也有屬于陰虛而陽亢的,就要用復脈湯,黃連阿膠湯等救陰斂陽。吳鞠通《溫病條辨》的下焦溫病,大部是屬于少陰的陰虛癥,所以它所應用的加減復脈湯、大小定風珠等,也是救治少陰之陰的方劑。這些方劑,也就是從《傷寒論》里的演變而來的。在這里還可以說明一個問題,就是根據我們臨床經驗,在一般熱性傳染病過程中所遇到的少陰病,以陰虛一類的為較多;在慢性病,特別是非傳染性的,確有不少是陽虛的一類證候。這不是說傳染病就沒有陽虛,慢性病就沒有陰虛。但是疾病到了嚴重亡陽的時候,其陰未嘗不傷。陰竭嚴重的時候,其陽亦未嘗不虛,這從四逆加人尿豬膽汁,與復脈中用桂、姜,就可以證實這個問題??傊?,對證候的屬性,必須要辨別清楚,治療的目標,才會正確,這就是中醫處理疾病的一般基本原則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潘澄濂論溫病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大炕上的性饥渴小说

        <address id="vp1vp"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form id="vp1vp"></form>

          <em id="vp1vp"><address id="vp1vp"><th id="vp1vp"></th></address></e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/listing></listi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