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ddress id="vp1vp"></address>
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form id="vp1vp"></form>

      <em id="vp1vp"><address id="vp1vp"><th id="vp1vp"></th></address></em>

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  經典醫案

      慢性肝炎驗案四則

      劉樹農

      [文章下載]

      【摘要】  

      【關鍵字】  

      中圖分類號:文獻標識碼:文章編號:

      慢性肝炎驗案四則

      例1. 葉某某,男,50歲,干部。

      患慢性肝炎5年多,慢性指標及γ球蛋白一直偏高。于19744月來就診?,F癥為肝區疼痛,胸悶太息,眠食均差,神疲乏力,形瘦色悴。視舌薄,診脈弦兼勁。認為肝病久,復累及心臟。心肝之陰兩虧,血液流行不利,濕熱之邪羈留不去。

      紫丹參三錢,左秦艽三錢,當歸二錢,炙鱉甲三錢,桃紅各二錢,參三七粉(和服)五分,石菖蒲五分,炙遠志肉二錢,失笑散(包)三錢,虎杖一兩,制乳沒各一錢,炮姜片二錢。十四劑

      上方經過幾次增減,一直服至197510月,自覺癥狀逐漸消失。體稍豐,面色轉佳,能勝任工作,慢性指標均正常,惟γ球蛋白仍未下降。因思瘀血不去,固然使新血不生,但活血化瘀藥已進多劑,而γ球蛋白迄未正常,顯示肝臟陰血虧虛,居于邪正斗爭矛盾的主要方面,治療的重點,自應著眼于補益。乃于原方加重養陰益血,服觀進退何如?

      紫丹參三錢,北沙參三錢,大麥冬三錢,炙鱉甲三錢,虎杖一兩,失笑散(包)三錢,大生地三錢,雞血藤一兩,制黃精三錢,赤白芍各三錢,參三七粉(和服)五分。

      上方一直服至1976年3月,γ球蛋白恢復正常,無任何自覺癥狀,且勝任較繁劇的工作。

      例2. 丁某某,男,48歲,工人。

      初診:1976年2月16日?;悸危保茨曛?,慢性指標及γ球蛋白一直不正常,長期病假?,F癥為,肝區痛脹,頭暈目眩,體倦乏力,眠食均差,口苦而干。診脈弦勁帶澀,視舌邊及舌下青紫,唇色亦紫暗。認為濕熱瘀血搏結不解,脈絡阻滯,肝腎之陰兩虧。病魔日久,難期速效。姑予養陰活血通絡祛邪法。

      紫丹參三錢,左秦艽三錢,炙鱉甲三錢,桃紅各二錢,虎仗一兩,參三七粉一錢(二次和服),琥珀粉(蜜和服)四分,炙龜版三錢,碧玉散(包)三錢,鱉甲煎丸二錢(分兩次吞服)。十四劑。

      上方加減,服至6月份,癥狀逐漸遞減,慢性指標亦趨正常,惟γ球蛋白不肯下降。處方如下:

      紫丹參三錢,北沙參三錢,大麥冬三錢,炙龜版三錢,當歸二錢,桃紅各二錢,雞血藤一兩,制黃精一兩,參三七粉(二次和服)四分。

      30余劑后,γ球蛋白正常。但體力不夠,仍繼續休息。

      例3. 徐某某,男,48歲,干部。

      初診:1978年2月。慢肝七年多,全休三年多。一直在外醫院肝炎??崎T診治療,疊進清泄濕熱諸藥,慢性指標及γ球蛋白迄未正?!,F癥為肝區時痛,頭昏失眠,心悸胸悶,口苦而干,溺黃便不爽,苔根膩厚浮黃,舌尖邊紅,脈沉弦帶數。癥屬濕熱之邪久羈,血行不利,肝陰久損,累及心陰亦虧,脈絡有所阻滯,擬養陰通絡兼祛濕熱,俾正陰得復,脈道通暢,血氣流行順利而邪氛可解。

      炙龜版(先)三錢,炙鱉甲(先)三錢,當歸二錢,紫丹參三錢,北沙參三錢,大麥冬三錢,石菖蒲五分,炮甲片二錢,參三七粉(和服)五分,桃紅各二錢,左秦艽三錢。

      二診:1975年4月。前藥連服30劑,癥狀遞有好轉,肝功能檢驗亦漸趨正常。原方加減。

      炙龜版(先)三錢,炙鱉甲(先)三錢,北沙參三錢,大麥冬三錢,桃紅各二錢,參三七粉(和服)五分,當歸二錢,紫丹參三錢,鱉甲煎丸(吞服)二錢。

      三診:1975年6月。上方服21劑后,已上半天班,但因工作勞累,肝區又時有微痛,余無所苦,于上方加制乳沒各一錢,又連服30多劑,一切正常,恢復全天工作。

      例4. 徐某某,男,40多歲。

      初診:1972年9月7日。慢肝多年,肝區時有疼痛,胸脘脹悶,食納不香,神倦體困,下肢微浮,入夜較甚。苔白膩而滑,脈沉弦。癥屬肝病日久,累及心氣痹阻,而邪氛又久羈不解。擬通心陽,理肝氣,佐祛濁濕之邪。

      薤白頭三錢,瓜蔞皮三錢,制香附三錢,枳殼三錢,青陳皮各三錢,生山楂三錢,澤蘭三錢,冬瓜皮三錢,佛手片五分,紫金粉(和服)二分。

      上方服4劑后,癥情大有好轉,納加,體漸健。續服10余劑,恢復工作,至今沒有復發。

      按:根據目前我個人對大多數慢性肝炎病因病理的認識和臨床實踐,主要的是濕熱之邪羈留不去,肝臟脈絡有瘀血阻滯,通而不暢。同時,不僅是肝臟本身自病,復因肝臟久病而隨著患者體質上的差異,引起心臟或腎臟或胃腸的病理變化。因此,對慢性肝炎的治療,不能單純地局限于肝臟,必須依據診察所得,既區別對待,又全面照顧。

      上面一、二兩案,均是比較長期服用養陰祛邪,活血補血藥物而取效的。但前者是肝病及心,后者是肝病及腎。第三、四兩案同樣是肝病及心,但前者是心陰有虧,后者是心陽偏虛而濁濕之邪較盛。于辛潤通陽之中少佐解利諸毒的紫金粉,療效尚屬滿意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劉樹農論內科近代名老中醫經驗集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友情鏈接

      大炕上的性饥渴小说

        <address id="vp1vp"></address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form id="vp1vp"></form>

          <em id="vp1vp"><address id="vp1vp"><th id="vp1vp"></th></address></em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listing id="vp1vp"></listing></listing>